首页>上海华瑞银行孙中东:透过综合金融服务SDK 逐层解构1+1+N智慧银行体

行业动态

上海华瑞银行孙中东:透过综合金融服务SDK 逐层解构1+1+N智慧银行体

 2017-05-17

  文\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孙中东

  近日,华瑞银行首发综合金融服务SDK产品——“极合”,该产品是国内首款聚合账户、支付、投资、融资、客服、数据等能力于一体的综合化金融服务特色产品。以“极”致开放,完美聚“合”为品牌核心理念、以服务小微大众客户为宗旨,“极合”秉承数字普惠金融的服务精神,为传统金融机构探索互联网化发展、差异化经营提供了有力借鉴。

  综合金融服务SDK产品的实质是一种开放金融服务模式(图1),强调两点。一是极致开放,相较传统金融服务的开放模式,该产品是一种融合了多个API功能接口、串联了API接口间逻辑关系、设计了业务流程页面的整体对外服务软件包,可以让企业通过简单的6行代码即可完成金融服务的对接,在SDK初始化配置过程中,完成SDK文件的引入及App权限的添加。通过引入主类、初始化服务、创建句柄、验证开发者、一键登录和调用金融服务六个步骤即可完成对接,实现了最大化的服务开放和最小化的接入成本,同时保证了客户信息与资金安全。二是完美聚合,区别于市场上越来越多的纵深金融聚合服务,综合金融服务SDK的聚合能力强调横向能力的扩展与集成,追求聚合能力的覆盖广度。为企业提供一揽子综合化金融服务的模式,给予企业简单化、最优选的产品与服务,减少企业选择服务过程中的摩擦成本。同时,在企业可接受的成本下,通过将银企对接过程中的包括API接口对接、业务流程与逻辑设计、页面交互及体验等过程集成在SDK产品中,简化和降低了银企合作的流程和成本,更为不具备技术实力的小微企业提供了对接银行金融服务的可能。



  观察互联网金融市场,我们发现很多大型互联网机构、传统银行都在围绕某一个细分领域进行市场博弈,如互联网支付、理财资管、网络借贷等,产品形式丰富,价格竞争激烈。与此同时,在市场博弈的灰色地带和夹层中,也出现了利用技术红利,标榜“科技金融”口号,通过整合大型企业所提供的金融服务资源,以优化客户体验为商业模式的产品。如何在野蛮生长的市场环境中开辟一条特色之路,尤其是作为银行类型的金融机构,受限于强监管要求及市场竞争下的生存需要,我们在互联网化发展战略上进行了反复多次的深度思考与实战推演,最终形成了以1+1+N智慧银行架构为指导的线上经营主体发展模式。从基础金融能力建设到互联网化产品的推出,耗时不到一年半,这在传统金融机构,甚至是互联网企业也是一个另人惊叹的速度。剖析线上经营主体的商业模式,可以理解为如下图示(图2)。



  简单来说,线上经营主体商业模式的核心即“通过综合金融服务SDK,将网点开到App中”。该商业模式,在服务能力方面,基于银行机构的前中后台产品、运营、风控等各方面能力作为支撑,满足传统金融机构下设网点的各项要求,提供全面专业的金融服务产品与方案。在组织架构方面,包含了客户经理、产品经理、技术经理等各项职能角色,这些角色设置在银行与合作企业之间,基于产品的融合性,各个角色虚实结合、互为交叉,形成一种创新式的组织架构。同时,与传统金融机构类似,在经营考核方面,我们也将根据合作方为银行带来的客户数、交易量、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进行效益考核与评估,并根据考核结果进行企业分润,依据评估结果进行合作考量,类似于传统金融机构总分行之间的绩效考核方式,此模式提高了企业合作的积极性,扩大了银行的业务发展规模。

  与传统银行自建生态的触网方式不同,线上经营主体商业模式是借助外部生态力量,以融合场景的方式借船出海,互惠共赢,强化各自专业领域优势,共建生态。综合金融服务SDK产品的设计之初,即已明确强调华瑞不建设生态,我们只为生态搭建桥梁,只做金融机构该做的事,发挥金融在实体经济中的“血管”作用,将资金“养分”更好地输送到社会生态中。

  回溯来看,线上经营主体商业模式及综合金融服务SDK产品的基础是1+1+N智慧银行的顶层架构设计。其第一步是打造安全稳固的基础金融服务能力,包括核心银行、总账、信贷、理财、反洗钱、监管报送等一整套传统银行服务能力的建造。第二步是结合互联网化发展趋势,打造面向互联网的金融与非金融服务能力,包括用户中心、在线支付平台、在线融资平台、在线投资平台的建设,以满足有支付、投资和融资需求的客户,可以全线上、一站式、快速便捷地获得服务。第三步是在基础金融服务能力打磨完善、互联网化能力建设成熟的前提下,通过金融开放平台,输出金融服务能力,并通过与不同生态伙伴的合作,融入客户日常真实的生产生活场景,让客户随时、随处、随身地享受在线金融服务。



  从1+1+N智慧银行架构建设路线图(图3)可以看出,最底层的基础金融服务能力是根本,夯实基础是向上发力的必要条件。但作为一家新型民营银行,上海华瑞银行仅依赖传统银行构建模式打造基础金融能力不符合互联网环境下的快节奏,只有抓紧时间,并行建设才能谋得生存之地。即一方面加强基础金融服务能力建设,一方面构建符合互联网化趋势的产品与模式。互联网平台及开放平台即是互联网银行架构的精妙探索,也是1+1+N智慧银行架构体系的精髓。

  与传统银行以系统改造升级完成互联网化的方式不同,只有整体架构以互联网为设计理念,通过互联网平台的对接,将传统金融服务的产品与流程转换成具备移动化、场景化、小金额、大客户量、简单流程、高效响应等特点的互联网产品与流程,再进一步通过开放平台以综合金融服务SDK的产品模式,将互联网化的金融服务能力开放至外部生态中,才能实现从底层能力到上层能力的逐层创新与开放。

  深度解析“互联网平台”层,其实质是围绕账户核心建设用户中心,以及满足存贷汇为核心金融服务的在线支付、在线投资、在线融资中心的三大平台建设。账户在银行经营管理的重要性、互联网金融模式的创新延展性、以及金融行业竞争的主导性等方面都起到关键作用,它是连接机构与客户的直接纽带。构建新形势下综合性、体验型、移动化、融合型为特征的生态型账户体系,以带动从经营模式、客户营销、产品升级、风险定价等方面的全面升级,是各家银行占领未来市场的关键发力点。

  所谓生态型账户体系,强调的是横向区别于合作机构和渠道客户,差异化提供不同特征的账户。面向渠道客户,提供功能丰富、使用便捷、体验好且安全可靠的账户体系,根据客户的不同渠道、场景、状态、需求,提供适宜的账户及安全保障方式。面向合作机构,则追求账户对接灵活、资金托管标准、安全稳健且可定制化的合作模式。纵向区别于面向外部市场环境或是面向内部部门合作的不同,反映在账户体系设计上,对外强调账户层的创新性、参数化和应变能力,以更好更快地融入日新月异的生态场景中。对内注重账户层结构的灵活性、适应力、成本及量化标准,以更好地对接相对稳定的基础金融服务,为支持行内经营管理提供数据支持(图4)。而生态型账户体系的承载要靠用户中心的规划与建设。



  支付作为所有商业行为中的最基础一环,基本涉猎了互联网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渗透程度高。作为企业或个人,选择一种支付结算的方式或渠道往往看重的是其通道覆盖度、资金安全性、价格竞争力及支付体验是否良好等多方面因素。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对支付场景“无带出感”的体验要求越来越高,普遍追求简单便捷且安全的支付方式。建设在线支付平台需要满足以上因素,不断探索引入移动支付、生物识别、区块链等技术。同时,维护好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安全口碑,在安全基础上实现支付体验最优化。

  信贷是金融的核心,风控是信贷的基石。而互联网借贷不仅仅是将传统借贷模式搬到线上,更重要的是需要通过大数据风控、智能反欺诈、自动化审贷及贷后流程,在降低金融机构运营成本且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将信贷渗透至传统借贷模式无法触达的长尾客户中去。

  在线融资平台的建设需要重点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新型技术的引入,加强贷款流程与风控模型的优化与打磨,逐步形成互联网借贷市场的核心竞争力。

  在线投资平台将重点构建满足不同金融产品的产品管理平台,支持参数化、组件式、工作流方式的产品配置与管理,并引入智能投顾、资产证券化平台等新型模式,提供快速、优选的资产与资金对接通道,实现最佳流动性管理与最优产品选择。

  最后,“金融开放平台”层是输出互联网化金融能力的管道,综合金融服务SDK产品聚合了互联网化的金融能力,以最优方式开放至银行外部生态。开放平台的管道作用要求其设计上更加灵活、兼容性更强、适配性更高。同时,未来大流量的对接、多渠道的接入,为平台性能、开放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后续,如何引入云服务技术,是需要进一步思考的课题。

  目前,以账户为核心,综合金融服务SDK产品融入了“存贷汇”基础金融核心能力,下一步将围绕客户真实需求、结合市场需要,聚合包括企业现金管理、资金存管、供应链金融、财务顾问等更多金融能力,使更多小微企业、普通大众享受到更高层级、更为专业的金融服务。

分享至微信 分享至微博

Connecting The World

每周精选

数字化时代商业银行“智能化”的思考
银行要变天了?工行联手京东,农行联手百度,建行联手支付宝
央行徐忠:对不同形式金融创新 监管应差异化应对
民营银行已开14家,地方巨头民企+互联网成标配
智能投顾“狼”时代新钱规则 戳痛中小银行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