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关村银行创事记:效仿硅谷银行搞10亿级创投

行业动态

中关村银行创事记:效仿硅谷银行搞10亿级创投

2017-07-31

  7月16日正式开业后,正对着知春路地铁站B出口的写字楼底层,已经可以看见中关村银行白底蓝字的招牌。

  这家银行坐落在十字路口的西北角:东侧是中关村东路,南侧正对着知春路,西侧数百米便是车流穿梭的中关村大街。联想、“两通两海”等公司曾经诞生在这一区域之中。

  但更引人注目的是这座银行在中国经济版图中的坐标意义:金融、民营、创新。当然,最为特殊的还是这家银行所矗立的这片土地以及名称中所共含的三个字——中关村。

  这是中国新经济的首批实验田之一。

  从1988年开始,海量的人才、资金、政策在这里汇集,并在中国经济一次又一次的转型中发挥着越加显著的作用——这种显著性的增强来源于中国经济对科技创新这一生产要素的倚重日渐提升。

  从1999年开始,北京市就提出了建立“中关村银行”的建议,但当时各方面条件还不成熟。2012年国家关于民营银行试点工作启动后,中关村发展集团、联想控股都曾经牵头提出过方案。中关村银行成立加速是在2015年,并最终在当年年底形成了目前的股东结构:包括用友网络、碧水源在内的十一家中关村民营上市企业按比例出资,其中用友网络和碧水源分别持股29.8%和27%。

  郭洪曾任职中关村管委会主任一职长达7年之久,在2017年中关村银行成立之际,他转任中关村银行董事长一职。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中关村银行成立的目的是希望解决金融业怎么更好地为创新创业,特别是中小科技型企业服务的问题。

  郭洪希望,在中关村银行的模式中,投贷联动是一个核心,包括一家银行与一家拟由银行股东成立的投资机构。此外,银行还将参股成立一家科技集团;能够通过这样的模式让金融能够更为充分服务中小科创企业,通过银行加投资和科技,实现“一体两翼”的发展战略。

  这是中关村又一次站在中国经济节点上的尝试。在中关村银行正式开业的两天前,即7月14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会议强调了金融工作的一项原则: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金融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这种趋势性的意义在2009年建设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时曾得以体现——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在全球蔓延开来,创新被认为是走出危机的路径之一。“成立中关村银行是中央支持北京加快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一个重大举措。也是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多了一家民营银行或者多了一家普通的银行的概念。”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股东名单

  用友网络、碧水源、光线传媒、东方园林、东华软件、华胜天成、东方雨虹、梅泰诺、鼎汉技术、旋极信息、恒泰艾普,这是中关村银行的十一位股东。

  这份名单的最终确认迁延了18年之久。1999年,在“中关村第一人”陈春先迈出第一步的19年后,北京市有关方面就提出了设立中关村银行的建议。

  由于种种原因,中关村银行的筹建被推后了。在这期间,有多个方案被提出,比如2008年时,曾经提议以“3+2”的模式来成立中关村银行:由科技部、全国工商联、九三学社三家牵头,在北京中关村、上海张江两个地区做试点。

  此后,在民营银行开始试点前后,中关村的许多企业都希望牵头或参与组建中关村银行,比如中关村发展集团、联想控股等,后来因为对民营银行股东资质的要求退出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中关村银行本来应该在首批试点之中,但是因为自身筹建的一些情况而延后了。

  最终确定的这份股东名单中的企业涉及了包括软件、水处理、园林、轨交电气自动化、石油天然气技术在内的多个领域。第二大股东碧水源董事长文剑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些股东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在某一个垂直领域内长期发展,并且掌握了一些核心技术——碧水源是一家以污水处理技术为主要业务的企业,目前在这一领域已经掌握了超过300个专利——更为重要的是,这些企业从事的都是实体行业。

  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按照监管要求,当时在股东构成时有一些条件,比如不能有国资、外资控股的企业,同时企业的综合实力、市场影响力、竞争力要相对较好。按照一系列的标准从中关村的300余家上市企业中选出了20多家,结合企业的意愿,经过尽调,最终确定了这11家企业。

  这一方案通过得格外顺利,在2016年10月北京市与银监会进行部市会商后的两个月,当年12月中关村银行就获得了银监会的批复。

  文剑平认为这种顺利并非没有原因,“要领会到中央希望建立中关村银行的意图,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建一家普通的银行,做普通的金融业务,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推动创新,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创新,股东构成也要能体现出这一点。”文剑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当时郭洪拜访这些股东时,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很多股东都能回忆起来第一次拿到银行贷款的场景,甚至连当时的信贷员的样子都能记得。“就是创业当中如果能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他们就会发展得更顺利一些。”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文剑平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自己之所以愿意参与到这一银行筹建中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目前传统金融机构很少为中小创新创业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自己的公司在发展早期也经历过一些非常艰难的阶段;而另一方面,通过中关村银行,可以参与投资、扶持一些自己产业链内的相关企业,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

  “前期实现多少的盈利并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银行规模也不大,如果只奔着盈利去,做这个事情就没有意义了。”文剑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硅谷银行

  尽管硅谷银行仅仅是美国林立的银行业中一家规模并不显眼的银行——在2015年这家银行的净利润仅有不到3.5亿美元,这一数值甚至达不到国内一些城商行的年净利润——但这家银行及其背后的硅谷金融集团在创业领域金融所拥有的巨大的影响力依然不容忽视——在有VC(风险投资)参与的创业企业中,一半以上是他们的客户。

  支撑了硅谷银行业务的,除了这家银行在与美国众多投资机构间的密切互动关系以及其对创业领域的持续关注,还有一套逐渐成熟的债权贷款和股权投资联动机制——硅谷银行会配合投资机构的投资,配比一部分的贷款,并通过认股权证的形式降低贷款的风险。时隔33年,在1983年建立的美国硅谷银行,为大洋彼岸另一家面向创业者银行的筹建提供了可以借鉴的模式。

  在中关村银行的框架设计中,包括了一家由11位股东出资设立的银行以及由同样的股东按照同样的股权配比出资成立的一家投资公司。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家投资公司初期金额不会太大,大约在10亿元左右。

  这家投资公司的作用首先是建立一支母基金,以LP(有限合作人)的形式参与到一些优秀的VC投资机构中。这一设计的作用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可以与VC达成协议,将投资机构的基金委托给中关村银行进行托管,以此代替传统银行在吸储方面的需求;二是通过扮演LP的角色,能够更好地建立一个创投生态,更深入地了解各家机构、各个创业公司的真实状况。

  此外,这家投资机构将参与对创业企业的跟投,并进行一些战略性的股权投资。更为重要的是,将配合银行对创业企业进行认股权贷款。具体的做法是,在银行给创业企业发放信用贷款后,会要求一部分认股权,这部分认股权将会由这家投资公司代为持有并委托银行做资产管理。在合适的时机行使认股权后——比如通过创业团队回购的方式——获得的增值部分一小部分留在投资机构,一大半留在银行。并且,投资机构还将利用这部分资金成立一个平准基金(政府通过特定的机构以法定的方式建立的基金),这一基金的作用是回购未来银行因为发放贷款而产生的不良资产。

  郭田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一结构的设计,最主要的作用还是为了对冲风险,降低不良率。

  一位东部银行分行行长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类似的做法在目前国内的银行业已经有一些尝试——该行长所在的银行就在近期与某地的管委会下属投资机构达成了类似的合作。但是略微不同的是,国内银行投贷联动,或者是通过此前批复的“10+5”投贷联动试点,或者是通过银行全资控股的投资公司实现;平准基金的设立也是一个较为特殊的做法。

  “这种做法最核心的逻辑是,对于好的项目而言,股权融资的成本要远高于债权融资的成本,他们对于股权的出让是非常谨慎的,而目前在国内,对于创业公司的债权融资服务是比较稀缺的,通过这种形式能够给这些创业公司一个成本更低的融资渠道。因此,创业公司还是很青睐这种配合一定比例认股权证的贷款。”上述银行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科技银行

  郭田勇认为中关村银行最重要的标签不是民营银行或者中小银行,而是银行前面的“中关村”三个字,“我们希望能看到中关村银行能够带来一些创新和突破。”郭田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中关村”是这家银行最重要的标签。这同样也是中国经济史中一个重要的标签。

  1999年是中关村作为北京市高新技术开发试验区迎来的第一个节点。当年6月,国务院批复建立了中关村科技园区。

  在这一年,几乎整个亚洲地区还沉浸在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灰暗之中,但中关村却异常热闹——包括硅谷电脑城、海龙大厦等电子市场都在这一年陆续开业。

  同样,在2008年金融危机蔓延全球后,中关村迎来了又一个节点:2009年国务院批复了北京中关村建设国家首个自主创新示范区,这一年前后,美国、日本、德国纷纷制定了有关创新战略——技术、创新、创业又一次被寄予厚望。

  从建立伊始,就像中关村本身被期望的那样,中关村银行也被期待能够带来一些新的改变。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种尝试正在进行。比如单独筹建的投资机构将会参与到一些战略性的投资中去,投资标的可能是一些成为新的平台、新的场景的企业以及一些从传统行业向互联网转型的企业。“我们的股东没有特别大型的toC的互联网集团,这也意味着我们没有被贴标签,我们是开放的。”郭洪说。

  通过这种对于入口端企业的投资或者合作,郭洪希望能够深耕到具体的行业,为行业的遍布上下游的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并且一个一个去研究怎么利用金融和技术去推动行业进步。

  在“银行+投资机构”的结构外,中关村银行还将参股,连同其它公司和同业成立一家科技集团。根据郭洪的介绍,这一集团的建设方案目前还在制定之中。在设想中,这家科技集团将会连接优质资产,连接同业,连接金融科技企业和企业服务机构,整合相关资源,为创新创业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成为共享金融服务平台。

  在目前的设想版图中,中关村银行就像是金融业、创投圈和优质企业的一个接口。在郭洪看来,中关村银行是不会与其他银行去拼规模的,中关村本身就是富矿,挖掘好这座矿才是这家银行应该做的事情。

  这座“富矿”本身也即将迎来一个转变的节点:按照郭洪的经验,几乎每十年,中关村都会迎来一个重要的转变。在这一转变中,金融和资本被认为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我观察到,创新中心建设,很大的一个推手是金融和资本。不仅仅是技术创新这一个方面,还需要科技和金融的深度的融合。中关村发展这些年的历程也证明了这一点,从当初的电子一条街到创业一条街,背后最大的推手实际上是天使投资和创业投资,以及和它相关的创业金融服务。”郭洪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同样经历节点的还有这座富矿背后的整体经济环境以及金融业本身,在7月15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也正是在这个节点之中、在知春路和中关村东路的拐角处,这家目前还仅有两个现金柜台的银行在7月的炎夏中正式开业了。

分享至微信 分享至微博

Connecting The World

每周精选

人民银行新一轮司局级调整 周学东执掌金融稳定局
工行李兴双:区块链技术赋能金融科技创新
一行三会就金融监管齐发声 双支柱调控框架日趋清晰
央行主管媒体: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大有可为
信雅达助力山东城商行联盟打造“单实例、多法人”流程银行 首家接入行成功投产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