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数字技术应用+事业部制改革 银行业打响普惠金融服务转型攻坚战

行业动态

数字技术应用+事业部制改革 银行业打响普惠金融服务转型攻坚战

2017-04-17

  小微与“三农”依然是银行业未来重点倾斜的服务领域。在银监会近日发布的《关于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再次强调“持续提升‘三农‘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将其作为引导银行业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的重要途径。

  长期以来,商业银行坚持将普惠金融作为重要的努力方向,在渠道、产品和服务等方面进行了不少探索和创新。特别是近年来,商业银行将普惠金融上升到战略层面进行部署和实施,努力探索普惠金融的政策性、社会性与商业银行盈利性的有机结合。

  目前来看,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已为银行业下一步持续提升普惠金融服务水平提供了重要契机。同时,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建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制将有效激发银行业服务小微、“三农”的内生动力。

  小微和“三农”贷款规模近55万亿元

  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一环,我国给予普惠金融的关注度持续升温。特别是去年年初,国务院发布《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作为我国首个发展普惠金融的国家级战略规划,确立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

  在“立足改善民生,聚焦薄弱领域,深化金融创新,推进普惠建设”的指导思想下,我国银行业坚持全面推进和重点突破并举,着力增加普惠金融服务和产品供给,信贷投放持续增长。

  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6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不含票据融资)余额28.2万亿元,同比增长7.1%;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26.7万亿元,同比增长13.8%。按此计算,去年两者贷款余额总和达54.9万亿元。

  不过,在当前经济转型期,小微和“三农”客户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存在,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行业对于小微和“三农”客户的服务支持仍有可提升的空间。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就表示,“三农”客户融资难、融资慢、融资可得性差的问题依然突出。大量金融机构依然采取纸质进件、人工审批、线下作业的方式,而“三农”客户的金融需求具有小额、短融、碎片化、产品周期与农业生产周期高度关联等特征,采取这样的金融作业方式单位成本过高。而从实践结果看,要解决“三农”客户碎片化的金融服务需求,靠银行铺设线下网点、人工作业的方式确实很不经济。

  针对普惠金融“短、小、频、急”的需求特点,如何借助新技术,实现营销批量化、管理精准化、作业自主化和风控系统化,既延伸服务时空,又有效降低成本,已是当前及未来普惠金融面临的现实课题。

  数字化技术发展提供契机

  随着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金融应用日趋成熟,线上作业、机器审批,可大量节省人工成本和运营费用,解决小微和“三农”客户这类小额、短融的金融业务具备了经济可行性。

  发展数字普惠金融已成为重要议题。在去年举行的G20领导人杭州峰会上,形成了金融领域首个国际性共同纲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与传统金融业务相比,数字普惠金融在业务模式方面更加注重轻型化发展,无论是从人力、网点,还是从资本、风控等方面,更加重视客户体验,强调金融服务的安全、高效、协同和低成本,并坚持支持小微、服务“三农”、支持“双创”的导向,以金融云、大数据为重要战略资产,通过资源整合,控风险、增效益。

  如今,商业银行也在积极探索借助数字化手段持续提升小微、“三农”服务水平,并在此过程中实现自身的转型,形成了一些可借鉴的经验。

  工行通过持续创新推广线下专业化经营与线上标准化运营相结合的小微金融服务模式,成为国内首家小微贷款余额超过2万亿元的商业银行,2016年末达到20340.43亿元。目前,该行正着力推进“互联网+普惠金融”的服务模式,其网络融资中心推出的“网贷通”,是国内单一产品规模最大的网络融资产品,工行也成为国内最大的网络融资银行。

  农行持续建设的“农银e管家”平台是“互联网+”模式服务“三农”的一个经典案例。“农银e管家”平台有效利用农行“惠农通”工程已有的服务点和电子机具等资源优势,面向涉农生产企业、县域批发商、农家店、农户,提供惠农采购、农产品撮合、管家服务、惠农贷款、惠农理财等一系列涉农电子商务金融服务,完善“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双向流通电子商务服务体系,将金融、信息服务深度融入企业和农户生产经营,帮助客户进行商务一体化、全流程管理。

  数据显示,“农银e管家”实现了飞速发展:截至2016年末,“农银e管家”商户规模共计70.34万户,较上年末增长392.9%;全年交易额达1469.76亿元,同比增长322.4%。“农银e管家”被发改委评为“互联网+”行动百佳实践案例。

  事业部制改革步入深水区

  值得关注的是,银监会此次下发《意见》还强调了服务水平提升的持续性。至于如何实现小微、“三农”服务提质增效的可持续性,银监会也已开出了“药方”———要求大力推进银行业体制机制改革,从而有效激发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内生动力。

  《意见》中明确,“在普惠金融领域,鼓励银行以事业部制、专营机构、子公司等形式开展探索”,其最终目的是“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意见》下发后,建行第一时间宣布正式成立普惠金融发展委员会,协调推进普惠金融业务的管理和发展,同时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

  “下一步将不断完善与普惠金融重点服务对象相适应的管理机制、业务模式、产品、服务和技术支撑体系。”建行表示。

  除此之外,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日前透露,工行也正在加快小微金融事业部制改造。

  普惠金融事业部制改革已正式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其中专门提及国有大型银行,指出“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率先做到,实行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持政策,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从目前来看,农行与邮储银行此前成立的三农金融事业部已经运行了一段时间,通过赋予事业部在经营管理、信贷管理、激励约束方面一定的自主权,并对事业部在人力、物力等方面给予适当倾斜,独立事业部制运作机制的优势逐渐显现。

分享至微信 分享至微博

Connecting The World

每周精选

江苏银行与苏宁控股、苏宁金服开展战略合作 打造“新零售+新金融”跨界创新O2O合作新模式
21家银行齐聚IPO备案辅导期安徽省5家农商行进入“第二梯队”
国办发布完善三反监管意见 研究扩大洗钱罪犯罪范围
全球银行业格局嬗变 未来或将升级为BanTech
城商行、农商行网络金融业务如何破局突围?—用数据的心智打造区域性综合金融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