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华工商时报》--本土软件外包悄然崛起

公司动态

《中华工商时报》--本土软件外包悄然崛起

  “再过5年,在金融外包市场,中国会出现几家和国外软件外包商抗衡的本土软件外包商。”朱建阳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融信也是其中的一家。

  再过一段时间,宁夏农联社的客户就可以用上银行卡了。不过这一次的特别之处在于,卡业务的系统运营和营销不再归农联社负责,而全部交给了神州数码融信公司。这意味着,客户在银川刷卡时,系统的处理运营则由远在西安的神州数码软件开发中心来处理。

  其实,早在多年前,宁夏农联社就有开展卡业务的想法。只不过因为资金、人才等方面的匮乏,才迟迟没有开展。这一次,农联社客户能够提前享受到卡业务,则主要

归功于软件外包的出现,而对于融信来说,这次合作也让他们接到国内银行领域第一个全流程的BPO。

  “按照合同,我们要在5年内完成卡业务的建设,这5年间包括银行卡年费等收益也全部归我们所有。”融信副总裁朱建阳告诉记者,他们更看重的是积累在金融产品的经验,为客户提供更多增值服务。

  所谓软件外包,是指企业为了专注核心竞争力业务和降低软件项目成本,将软件项目中的全部或部分工作发包给提供外包服务的企业完成的软件需求活动;BPO则是指业务流程外包,比如融信此次承接的是千里之外银行卡业务的全部工作。

  如今,中国的软件外包已经步入快速发展的时期,东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方发和曾经对记者表示:“往后的四五年间,中国的软件外包将面临一个黄金期。”他口中的软件外包业务不仅包括离岸外包(国际市场),还包括国内的外包市场需求。

  而对于融信来说,目前暂不考虑离岸外包,他们的关注点主要放在了国内金融应用系统的软件外包上。“融信是中国市场金融软件外包最具有竞争力的企业之一。”朱建阳这样描述融信的地位。

  转型做软件外包

  融信是神州数码控股有限公司下属的专业IT服务公司,主要关注金融行业。而据朱建阳介绍,融信并不是一开始就做外包业务,而是随着软件业的发展逐步介入这个行业,“金融软件外包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

  从某种角度来说,软件外包是随着软件价值逐步被发掘而发展起来的。

  早在上世纪80年代,神州数码还没有从联想分拆时,主要由联想集成承担硬件服务以及一些软件的定制服务,不过朱建阳坦言,当时软件的价值还不被认可;到了1993年左右,才开始有客户要求做一些软件项目的开发;直到2000年神州数码从联想分拆之后,软件成为其

核心竞争力,从集成的增值服务而演变成专门的软件业务;而此时,融信也随之诞生,并成为国内仅次于IBM的金融IT服务商。

  最初,融信是为客户做软件的定制开发,“有些像客户交给你一套家具的图纸,你就负责打家具。”朱建阳形象地比喻。后来,融信开始提供软件解决方案,从被动变为主动为客户服务,而到了2005年左右,融信就开始涉足软件外包。

  “现在的客户越来越成熟了,以前我们替他们做完软件业务,就不用负责后续事宜了,但是现在彼此建立了更紧密的联系,从软件的开发到后续的系统运营,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客户操心,全部交给我们。”朱建阳说。

  专注金融行业

  和国内的一些软件外包商不同,根据神州数码集团的业务定位,融信的主要客户群体目前集中在银行等金融系统。

  “国内软件外包的增长速度大概是30%到50%左右,金融软件外包的份额在20%到30%左右,和制造业软件外包都是最主要的软件外包行业。”朱建阳说,随着2006年底中国金融市场全面开放,外资银行被允许在国内开展人民币业务,金融软件外包的客户群体将越来越大,进而给金融软件外包商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

 

  而对于早已涉足金融IT服务的融信来说,过往积累的客户资源将是他们的一个极大优势。“我们以前曾经帮助他们提供金融解决方案,如果他们不想自己来运营,那么也会第一个想到我们,由我们帮他们运营。”朱建阳以国家开发银行为例,2003年融信曾经帮助该银行核心业务系统,到了2005年银行找到了融信,由融信负责系统的运营工作,“因为我们最了解这个系统,而且更加专业。”

  从单纯的金融解决方案到整个软件外包,朱建阳感觉到这是行业的整体趋势。他表示,现在,融信的生意也做到了外资银行,去年曾经和IBM、HP等国际知名软件外包商竞争,并最终脱颖而出,接下东亚银行一个2000万元规模的单子。朱建阳同时透露,目前融信还在与几家外资银行进行接洽。 

     优势和劣势

 “再过5年,在金融外包市场,中国会出现几家和国外软件外包商抗衡的本土软件外包商。”朱建阳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融信也是其中的一家。

 “我们的优势在于更加了解中国市场,了解客户的本土需求,同时只专注金融行业,让我们的资源更加集中,同时具有服务网络的优势。”朱建阳说,IBM、HP等国外大型的软件外包商往往涉足很多领域,因此投入有限,但是他们曾经在全世界做过很多成功的案例,经验更加丰富,因此各有千秋。

 

  对于软件外包业务来说,保持成本优势也格外重要。朱建阳表示,目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外包成本已经不亚于印度,因此软件外包必然需要向二线城市转移,而诸如西安、成都等地的成本要比一线城市低30%到50%左右。

  据他介绍,出于成本优势等方面的考虑,融信在西安建立了外包操作处理中心、外包数据中心、总控中心和客服中心,以及软件开发中心。而在一线城市留下了客户服务、架构师等人才。

 

  “中国市场的软件外包潜力还很大,目前我们只考虑专注做金融软件外包。”末了,朱建阳告诉记者。

分享至微信 分享至微博

Connecting The World

每周精选

神州信息分布式核心支持百信银行顺利开业
人民银行新一轮司局级调整 周学东执掌金融稳定局
工行李兴双:区块链技术赋能金融科技创新
一行三会就金融监管齐发声 双支柱调控框架日趋清晰
央行主管媒体: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