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村里来了个新银行

公司动态

村里来了个新银行

  建立在公有云之上的信息化系统,以及对农村金融环境的准确把脉,保障了元氏信融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快速成长。
  收麦子的时节到了,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的一户村民,再次向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申请了20000元的小额贷款。
  之前,从这家银行贷款购买的秸秆粉碎还田机械又要开工了,开工前机器要做维修保养,购买柴油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这些都是急需要用的钱,一时半会儿手头上还真凑不足。
  像这户村民一样,这一两年来,从元氏信融村镇银行贷款的人越来越多,钱的用途也五花八门。有一个村里的十几户村民,都做粉条生意,采购原材料红薯的钱,基本 上用的贷款。还有开鱼塘的,开养鸡场的,乃至购买种苗的,急用钱的时候,都会考虑是不是去这家新开不久的银行做个申请。
  除了面向农户发放几万元的小额贷款外,元氏信融村镇银行也面向农村小微企业,发放一些数百万元的“大笔贷款”。例如,将贷款发放给土地整理公司,用于沙滩地、河床湿地的耕地整理。
  对于元氏信融村镇银行来说,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2011年刚开业的时候,很多村民都怀疑这家银行的资质,在办理业务前,会要求看一看营业执照,拿到存折后还要与工商银行等国有大行的存折做个比对。当初,村镇银行在石家庄地区是个新鲜事物,算上元氏信融村镇银行,仅有两家。   到现在,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存款额达4亿多元,贷款业务发放额达到了2.3亿元,其中,仅“农机贷”业务就超过了2000笔。
  建立在公有云之上的信息化系统,以及对农村金融环境的准确把脉,保障了元氏信融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快速成长。
  该银行是由衡水市商业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发起人,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北监管局批准,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新型股份制商业银行。
  念一念农村经济
  马伟国是这家银行的董事长,她说自己的经历十分简单,毕业之后进入河北银行,一呆就是20年。2011年从支行长的职位上辞职,带着一干人马,组建了元氏信融村 镇银行这个小微金融机构。除了她之外,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其他几个负责人,也都是从各家银行辞职而来。元氏县有42万人口,金融机构很少,村民存钱往往需要骑车40-50分钟才能到达网点,市场需求前景看好。
  聚焦于农村经济的村镇银行,可以说是我国银行金融体系中最小的金融机构。
  村镇股份制商业银行拥有全银行牌照,功能齐全,决策灵活,经营范围几乎可以涵盖所有的银行业务。三四年前,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各地村镇银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但受资金、人员、经济环境等各种不确定性因素的限制,大多数村镇银行还在为生存打拼。已经在本地中小企业及农户贷款市场中占据一定份额的元氏信融村镇银行无 疑是佼佼者。
  尽管如此,到目前为止,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主要业务还主要限于存贷,其他大量的金融产品还没有去开发。
  元氏县离石家庄市仅有40公里,马伟国扎根到这里之后,发现无论是经济环境,还是人的观念,或者是行为模式,与城市都有着巨大的差异。
  “就像上个世纪90年代的城市,大多数人对金融的理解,只限于将钱存放到银行之中。”她说,虽然互联网、电脑、智能终端等在农村地区已经普及,但人们对电子银行、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产品接受度很低,甚至是银行卡的使用,也需要指导,更何况其他金融产品。
  马伟国分析道,当地农村离城镇化还有一段距离,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感受不到这些金融产品的好处,农村还处 于“现金为王”的时代。农村的市场交易形态仍旧停留在最传统的庙会和赶大集,人们买种子、化肥或者日用品等,完完全全是现金交易,在城市里广泛使用的银行卡,在农村没有用武之地。
  在信用观念方面,普通农户和部分小微企业处在硬币的两面。一般而言,农户建房、装修、买车等相对大额的支出,均不会选择银行贷款,因为他们不愿意付给银行利息,只有那些迫切需要的支出,如秋收的机械费用等,才会选择贷款,在贷款过后,也会很快还款,避免支付更多的利息。
  至于一些小微企业的信用观念,在马伟国看来是不可理解的,特别是100万到200万元之间的贷款,风险较大,一些企业即使在贷款期间,遇到了经营问题,也不会 与银行沟通,到了还款日,更是无动于衷。
  马伟国遇到的另一个挑战是当地业务往来企业时间观念的单薄,缓慢的工作节奏意味着较低的效率。
  拓一拓乡村金融
  落后的金融业务发展环境,在预期之外,也在意料之中。如果放在整个金融体系的大范围来看的话,村镇银行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大的创新。“毕竟市场环境决定了经营方式――是20年前的。”马伟国介绍说,元氏信融村镇银行面向农户提供了各种农业贷款项目,大都是对已有的金融业务品种的稍加改动,以适合农户的需求。
  反响较好的“农机贷”本质是城市中推行的循环贷业务。相对于金融产品的创新,马伟国更关注的是信用体系 的建立。
  元氏县的村民们,并非申请就可以获得贷款。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工作人员会对村民进行细致的背景调查,一方面,通过村委会、邻里考察贷款人的财务情况,过往信誉,是否孝敬父母,是否与人和睦等。
  对个人品行的调研,是无奈之举,确实没有更多可以参考的因素。另一方面,也会考察贷款人或企业在所贷资金投入的行业,是否有市场资源和过往积累。
  背景资料调差完毕之后,会在村委会公示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内,如果没有人对贷款的信用提出异议,授信才会最终发放。
  马伟国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培养客户群体,建立客户的信用关联和信用体系。“至少村民知道按期还款、按 期还息,此后贷款将更容易,利息也会越来越低。”
  在过去的两年里,元氏信融村镇银行没有出现一笔不良贷款。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马伟国和元氏信融村镇银行近两年的举措,更多的是向传统农业社会传递一种思想和理念,希望村民能够逐步接受现代金融理念。
  一个IT技术上并无太多创新,而且近似“异想天开”的“半自动柜员机”,帮助元氏信融村镇银行建立起了约200人规模的基础营销队伍。
  目前,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银行卡业务还没有开展,村民手中只有存折。该银行在农村地区的一些超市和修车店等地,设立了信融银行便民服务点,一些原来在村里担任过会计或者在信用社工作过的年长者,通过“半自动柜 员机”为村民提供服务,并根据交易笔数和交易额提取佣金。
  在他们的指导下,村民可以在柜员机刷存折,输入账号、户名等信息,确认并存取货币。不同的是,货币的交易在村民与上述人员之间完成,取款上限为日5000元。
  上述人员在元氏信融村镇银行开有账户,并存入50000元保证金。这也意味着,这些人员的日交易额上限为50000元,一旦超过限额,元氏信融村镇银行会派员工到现场提供服务。
  在柜员机和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置于公共云平台之上的IT系统之间,开发有一个中间平台,管理交易,并控制可能的风险。“相当于是在工作人员和村民的账户之间做交易。村民存钱,元氏信融村镇银行在后台从上述人员的账 户中提取相同金额,存入村民账户,村民取钱,反之。”马伟国分析道,村民再也不用因为支取一些小额的日常生活费用,而赶很远的距离到银行来办理业务。
  每天下午,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押运车都会非常繁忙地辗转于各个便民服务点。目前,这些便民网点的平均日交易额在300单左右,便民网点人员的月收入平均在2000元左右,有的服务点一个月的存款余额会达到7000-8000万元,该服务点人员的收入也在7000-8000元左右。
  便民服务点的快速发展,也为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扩张提供了保证。马伟国计划在效益好的服务点新建支行,而原有服务点则继续向下延伸,深入到更多的乡村中去。“从大镇到大村,再到小村。”   目前,这些服务点暂时不提供转账业务,村民都需要学习和熟悉的过程,相关业务会逐步展开,在更远的未来,这些网点还会放置POS机,并最终将村民手中的存折换为银行卡,那时,他们已经是忠实的用户群体了。
  公有云上的村镇银行
  不论是小额贷款,还是快速增长的存款业务,保障元氏信融村镇银行业务连续性和快速发展的,是其放在公有云上的IT系统。
  自建,使用股东行系统以及购买成熟IT运营外包服务是村镇银行信息化建设的三条路径。
  村镇银行的注册资本大都较少,多在3000-5000万元左右。元氏信融村镇银行最初的注册资本是3000万元,后来追加到了4000万元。这些投入资金,筹措周期 短,用来建设机房、采购硬件设备、选择核心业务软件,从而自建IT系统,难免捉襟见肘。
  马伟国分析道,除了资金限制之外,自建的另一个挑战是后期运营的人力成本。“有技术专长的IT人员很难招,也很贵。”她说,更为重要的是如何保障机房和系统的安全。
  使用股东行系统也存在着一定的运营风险,一般而言,村镇银行的业务形式与股东行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并不一定适合业务的发展。
  在筹建初期,马伟国和他的团队考察了各种村镇银行信息化建设的模式,经过反复的比较和慎重的考虑,选择使用了国内的一个具有相应资质的金融公有云平台,信融村镇银行无需建立数据中心,只需将柜面设备通过专线网 络与位于该公有云数据中心的核心业务系统连接起来即可。该公有云向其提供全套核心业务系统,并全面负责系统的日常运行、日终操作和运行监控及维护。
  目前约有70余家村镇银行的IT系统在该公有云上运行。
  深圳龙岗鼎业村镇银行的IT系统也在此公有云上。与元氏信融村镇银行不同,由于地处经济发达的深圳地区,客户群体城镇化程度高,要求也比较多样化,鼎业村镇银行开业的第一年,就发行了自有品牌的借记卡,并开通了网银服务,去年开发了短信平台。目前,鼎业的资产规模超过了10个亿,成为全国最大的村镇银行之一。
  相比深圳龙岗,元氏县算不上经济发达地区。马伟国希望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IT能一年上一个台阶。“5到8 年后再看,将是另一番模样。”她说。
  在她的心中有一个宏大的蓝图。目前,元氏信融村镇银行已获批,可在年底前开业两家支行。她的规划是在元氏县开设10家支行。
  由于受经营成本限制,元氏信融村镇银行的人员架构,与大的股份制银行相比,还没有最终完善。马伟国说,“很多新招人员需要培训。同时,也要晋级自己的研发人员,研发自有的金融产品,而不是仅仅对已有产品的修改。”
  她希望未来,银行卡、网银、自助银行、呼叫系统等一系列配套业务,以及代发工资、代理农民保险、代发粮补等中间业务平台,元氏信融村镇银行都能迅速开展。 “这些是发展业务必须具备的系统功能,只有这样,增值服务才能发展。”马伟国说:“我们先把自己的基础功打扎实,并不断树立形象,深入人心之后,向村民介绍更多的金融产品。”

分享至微信 分享至微博

Connecting The World

每周精选

神州信息分布式核心支持百信银行顺利开业
人民银行新一轮司局级调整 周学东执掌金融稳定局
工行李兴双:区块链技术赋能金融科技创新
一行三会就金融监管齐发声 双支柱调控框架日趋清晰
央行主管媒体: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大有可为